实时搜索: 轮到你了在哪看

轮到你了在哪看

963条评论 5726人喜欢 1462次阅读 954人点赞
今天发了个提现的截图到空间,好友都问我做什么的,我说做男性保健品然后加我看了朋友圈,一会就把我拉黑了,我想说,至于的吗,我不偷不抢不卖的,挣得都是自己努力来的钱,哪轮到你看不起,我现在每个月妈蛋的五六千虽说不是太多,但是明年我一定会让你高攀不上,受穷的人总是目光短浅的人,如果你是我,你会像我这样想吗?我就该被他瞧不起吗? , 前几天我们在复习他看我在看数学笔记,他说这样没有用,他让我翻到和他页数一样来看,把简单的学会先,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总骂我? , 女人为什么要嫁!嫁到别人家就只有受气的份,人家一家人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的,有哪一个考虑你,把你晾在一边吹冷风,自始至终,你是一个外人。轮到做...

看完《轮到你了》大结局,你有哪些意难平?: 其实,随着这个社会不断的发展,我们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越来越好了,所以我们在工作之余的活动也越来越多了,但是我自己喜欢看日本的电视剧,所以我也有看你说的轮到你了的电视剧。


其实,这部电视剧主要讲述了一对亲密的夫妇,也是一个有年龄差的夫妇意外卷入了一个连续伤害别人的案件的故事。原本温柔贤惠的妻子以为自己搬到东京的一所高级住宅中,可以开启自己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是没想到这却是噩梦的开始。


其实他最近已经大角局了,那他有什么最让我意想不到的呢?我觉得最让我意想不到的可以说是传说中的大boss。其实在大结局之前网上已经很多人在猜测凶手,就是黑岛沙和了。是在当时我认人不觉得这个漂亮可爱的女生就是最后的杀手,因为这个电视剧一直都是黑岛小姐姐,做为颜值第一人,我当时天真地以为一定不是他吧,可是大结局的播放,以后我给疯狂的打脸了,不过反过来想为什么这么温柔的女生会是最后的凶手呢?这样的剧情一定是合理的吗?


这里面有个大叔,虽然做的事情不太道德,但是却很有正义感,还有责任感,对待朋友和孩子都很好,就这样一个强壮的社会大叔因为感觉到了凶手是谁,俄被黑岛沙和杀死了,在现实中,有可能吗?其实我觉得实在不可能吧,毕竟一个男孩子的力气比女孩子大那么多,所以我也觉得是不合理的。

你看那海鸥在展翅翱翔是哪首歌的歌词了。谢谢: 歌曲:花衣裳 歌手:红色摇滚 专辑:《红色摇滚》搜索歌曲 [ti:花衣裳]
[ar:红色摇滚]
花衣裳
我要爬到最高的山上
去寻找迷人的风光
我要游到最深的海洋
去寻找很久的梦想
我要走到最远的地方
去寻找那属于我的家乡
我唱着最动听的歌谣
为了你
爱我的姑娘
欧~我的姑娘
请你跟我一起去看好风光
欧~我的姑娘
你看那海鸥在飞翔
欧~我的姑娘
请你穿上你的花衣裳
欧~姑娘姑娘
欧~请你呆在我的身旁
欧~你的头发又黑又亮
~music~
我要爬到最高的山上
去寻找下个世纪的太阳
我要游到最深的海洋
去寻找很久的梦想
我走遍世界的各个地方
却找不到属于我的家乡
我唱着最动听的歌谣
却找不到爱我的姑娘
欧~我的姑娘
我要带你去看好风光
欧~我的姑娘
你看那海鸥在飞翔

今天发了个提现的截图到空间,好友都问我做什么的,我说做男性保健品然后加我看了朋友圈,一会就把我拉黑: 个人三观不同罢了,何必在意。

如果一个男生经常骂你傻笨等词他数学比我好数学考试时总回头看看我们做到哪了就会说数学不好学个屁?: 如果是单单针对你,可能是喜欢你或者把你当很好的朋友看待才这样对你,或者你是坐在他后面桌,因为一个人关注你不会无缘无故关注你,肯定是你身上有一定的特点,他虽然骂你但同时也在教你,有可能你的数学他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学霸的心态完美主义的人真的忍受不了。

我会找到你的,眼里燃烧着暮葛的少年什么意思: 不确定要谈多少恋爱,才能找到幸福。

要多寂寞,才能让自己悲伤。

你 用 最 快 的 速 度 追 ,哥、也 不 会 回 头 。

多少的朋友来的来走的走,聚散从来都不给任何的理由。

╰☆★╮即 使 忘 了 你 的 名 字 , 也 忘 不 了 你 的 样 子 。ベ

拼着命不让泪水流下,脖子却留下了肋痕°

笑着泪都能流,那是怎样的一种悲伤?

在夏天过后,我们,还会一起过着秋天。

ゞ :安 安 静 静 啲 .〔没 冇 言 语〕 , 也 没 冇 表 情

大学的课本来就是有一半用来逃的,还有一半用来睡觉。

关不住的灼伤感,破碎的翅膀和回不去的童梦空间。

我会找到你的,瞳孔里燃烧着暮霭的少年。

幸福其实很简单,也许它就是个公共厕所。

你曾经的温柔,如今我已看不懂。

有 些 痛、本 是 描 述 不 清 。

我始终不够成熟,怎会懂得辨别真假。

不要跟我说你很爱我,但也很爱她。

//、 那 里 都 没 有 真 正 干 净 的 地 方、所 谓 的 干 净 只 是 做 的 很 漂 亮 罢 了ゝ

伤口是可以愈合,等待却是没有终点的。

那时的心情,其实我们已经动了情。

有没有一段记忆,贴在心里被珍惜。

当你回头找寻我的时候,我已开始寻找自己的天空。

姐不是蒙娜丽莎,不会对每个人微笑。

想你的时候有些幸福,幸福的时候有些难过。

撕心裂肺的挽留,不过是心有不甘的表现。

雨,让我想起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冬天。

有 一 种 思 念 、叫 不 联 系。

摸不透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痛痛的有些麻木 。

鱼 儿 离 不 开 水,就 像 我 离 不 开 你 一 样。

即使等待只能成为等待,我也会继续在原地等待。

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我想,我还会架一支鱼竿,独钓岁月那一边的故事。

每一段痛彻心扉的付出,都是珍贵的礼物。

失去了一个不爱沵的人,沵应该感觉幸福 。

女人流眼泪叫柔弱,男人流眼泪叫懦弱。

眼泪,无意识的拼命流我也想停止,可是没办法。

在爱里真心都不能给,这才真正真正的可笑。

゛ 祢 是 涐 唯 一 想 要 拼 了 命 珍 惜 旳 人。

_ [公告牌]: -_, 没有个性。哪来签名 ╮

悲伤的离别,犹如连沙子也不愿随风跑。

没饭吃饿出来;吃饱了撑出来的。

面对华丽的叫嚣,我已经充满抗体┈┾

那就话说的很赞;一切的事物都要隔着玻璃才最美丽。

当你真正的无所谓,唯一的表情就是冷静。

你像我在被子里的舒服,却又像风琢磨不住

男人就像树上的叶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叙述往事,无意间发现对昔日没了感觉。

流年里,期待一场关于幸福的花开。

是时候,轮到我退场了,是时候,到我说再见了。

此生要做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子,温柔如水。

想你时,重复的看着你的照片你发的信息。

你说给过我纵容,沉默是因为包容

原来的我怀念从前是因为太留恋。

男人总是容易疑心些真的东西,女人却容易相信些假的东西。╮

原来,那个始终对俄不离不弃的人,叫做 [影子]

我不愿意做向日葵,因为我的爱不会是沉默的。

故做的任性,只是贪恋迩迁就的温柔罢了。

〃⌒ 是 你 给 了 我 希 望 , 同 时 给 了 我 绝 望 ¨

窒息的沉默,悲伤的是我,不是你。该坚持的时候,却放开了你的手。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都无法不想伱。

为你我愿意变成云,跟着风去旅行。再静静地聆听,你幸福的回音。

你是光,多想做你的影子永远在你左右。

团聚的节日,让俄想到了你的离去。

感谢上苍我所拥有的,感谢上苍我所没有的。

★、╰) ̄ 卡布奇诺与奶茶的温热,是迩的独特。

少女诚可贵价更高若有富婆在二者皆可抛。

日出的来临,让我舍弃了夜晚的孤独。

爱情就像鞋带,迩绑淂它越紧;最后痛的还是自己。

日 记 本 里 发 霉 鍀 记 忆 、 怎 么 删 除 呢 。

如果忽冷忽热,是你想要的。

恰 似 弱 水 三 千,只 为 博 君 一 笑。

别拿我的过去,评价现在的我。

对 于 你 而 言 、 这 仅 仅 是 个 游 戏 、

丑陋的背后,你会发现美,就像彩虹的出现。

我会在情绪不安的时候撕我的日记 .

站在雨中,淋湿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一颗破碎的心。

★ヽ[ 颠 沛 流 离 ] ㄅ 谁繁华了谁 ▲▲┛

不是因为怀念而怀念过去,而是因为过去只能怀念。

秋叶落地魂消,只为倾慕1季妖娆。

相信一见钟情,永远不要忽视别人的梦想。

当遇见了自己遗失的影子,我会希望,她比我快乐。

阡陌流年,你执意的转身带走了我的心,却忘了带走那些回忆。

喜欢这样的文字,把自己沉在一个最卑微的姿态局里,不需要任何人的理会。

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是有时脾气控制不住。

╰☆★╮耳 边 依 然 想 起 你 为 我 唱 的 。ゝ

峩不想自己万劫不复,却无法逃离沵布下旳天罗地网。

曾差点被唤醒了爱的冲动,却还是幻灭了。

静 、听 (花) 开 的 声 音 。

你华丽的转身,却看不见我右边脸颊划下的泪水。

当我们的身体舞蹈在了一起,谁也都不会相信。

℡莪真的好傻,傻到你走后一个人旳孤单。

不 是 不 死 心 、是 死 不 了 心 。

等 待 你 的 关 心 、直 到 我 关 上 了 心 。

认识陌生人其实很麻烦,许多谎话又得重新说起。

女人为什么要嫁!嫁到别人家就只有受气的份,人家一家人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的,有哪一个考虑你,把你晾在一: 丈母娘的挑三拣四,丈夫的爱答不理已经成了每个女孩出嫁后的最基本悲剧!!!现在轮到你了!!你也只有忍受悲剧,或许你也只是刚刚开始,等到你长时间未怀孕,你真的的大难临头是迟早的!!!建议你乐观一点,允许他人对我不公,我不得对他人不敬!用勤劳换全家其乐融融,这笔买卖值!!望采纳!!!

电视剧《寻你到天涯》的剧情: 第1集
  东州市的一家婚纱摄影楼里,男主高嘉祥和女主宁欣然喜悦的拍着婚纱照,憧憬着幸福的未来。而欣然家里她母亲赵慧芳也在高高兴兴的准备着午餐,等着他们拍婚纱回来吃饭。这时欣然父亲宁爱国一脸死灰的抱着个盒子进屋,欣然弟弟宁欣博上前打招呼也不理他。
  宁欣博觉得不对劲就赶紧拉着母亲问怎么回事。结果是宁爱国和高嘉祥的父亲合买的一对青花瓷,他手上的竟然是个高仿赝品,而为了买这个青花瓷他们家借了好多钱,还抵押上了房子。赵慧芳一听当即炸了起来。正在这时债主们已经来了家里,眼看着自家的房子就要收回了,赵慧芳又听到高嘉祥家买的是真品,当即起身去高家讨回公道。宁欣博劝阻不了,赶紧跑去找宁欣然说明情况。一群人立马去赶紧干去高家阻止。
  他们抄近路赶上了赵慧芳边走边劝阻,另一方面宁父则抱着青花瓷去古董市场打算找个卖家,由于一连串的打击宁父魂不守舍的,十字路口的绿灯变了红灯也没注意到当场就被车撞了。路边的宁母她们正好看到这一幕,赶紧送宁父去医院,焦急的等待中,急诊室的门打开了,蒙着白布的宁父被推了出来。另一边被骂回去的高嘉祥到家里问了高父事情的始末。原来是高父三年前就注意到了这对青花瓷,但当时经济条件不允许就没买。不想前段时间又遇到了这对青花瓷,觉得有缘就又兴起了购买的想法。宁父知道后就缠着高父说两人正好可以合买,谁知竟然有一只是高仿的赝品。
  而正在这时,宁母受了宁父死亡的再次打击,跑到高家大吵到闹,高母当即拨打了110,而高父也被宁母推倒的电视机砸伤了脚,宁母被送到了公安局扣押了起来,只有高家不予追究才能释放。当高嘉祥急匆匆的赶往公安局时,解释清楚保出了宁母,而宁母却不领情,再次强调高嘉祥和宁欣然一刀两断,绝不可能让他们在一起。
  而回到医院的高嘉祥也被母亲劝说和宁欣然断了关系,不再来往。宁家为宁父办了丧事,高嘉祥手捧黄花来拜祭宁父时,被宁母骂了回去,高嘉祥无奈转身离去。欣然和嘉祥回到医院工作时,嘉祥叫住了欣然,他们一块去看高父,高母对欣然冷嘲热讽,让她断了和嘉祥的联系。欣然转身出了病房,嘉祥当即追了出来安慰着欣然。正在这时欣然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是宁母正在那闹事呢,欣然赶往派出所劝解宁母。
第2集
  欣然赶到派出所劝解宁母回家,宁母在派出所门口大吵大闹着让警察立案,被拒绝后不服又转而说是去法院告状,欣然拉着宁母劝说着,最后拉着宁母回了家。到家后宁母再次提出不让欣然见高嘉祥。回到医院,欣然对闺蜜项洁雯诉说着自己的压力,害怕宁母来医院闹。项洁雯劝解着欣然,说她全力支持她和嘉祥。
  这时项洁雯借了个电话,原来是那天在摄影楼遇到的安劲松,安约项到他的楼盘看看,俩人客气的聊了会。回到家的欣然又被宁母叫到身前抱怨着,埋怨着,坚决反对欣然和仇人的儿子高嘉祥在一块,还说若欣然执意和嘉祥在一块就是不让她活了。另一方面,欣博的舞蹈班的学员也走了出不多一半,也无奈的听着合伙人的抱怨。家里面,欣然听到宁母有气无力的叫声,接着看到宁母吐了一地,赶紧劝说宁母去医院挂点滴,但宁母有坚决不去医院,无奈的欣然只好给项洁雯打电话。而医院里,嘉祥叫住项洁雯让她去看看欣然,并让她转告欣然说“我需要她”,项洁雯转身却说,“嘉祥,你是个男人,这时候欣然也需要你”。正在项洁雯要回去时,听到小护士说欣然找她。当项洁雯提着急诊箱赶到宁家时,宁母上吐下泻的被折磨的很憔悴,项洁雯见了赶紧施针。另一面嘉祥回到家,高母拉着他劝说儿子断了和欣然的关系继续出国深造。嘉祥应付了高母,回到房间想着项洁雯的话,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就提着礼品来到宁家,跪着求宁母让他俩在一块,宁母狠心拒绝,把嘉祥轰出来。第二天嘉祥依旧来宁家接欣然上班,被楼上的宁母看到,立马下楼拉着欣然说自己亲自送她上班。
  中午休息时,嘉祥给欣然送来了午餐,劝着她吃点东西。正在欣然要吃时,看到了宁母,而宁母对着嘉祥就是一顿冷嘲热讽。下班时嘉祥正要送欣然回家,宁母又出现了,坚决自己接欣然回家。回家后接着劝说欣然调工作,欣然坐在饭桌前默默无语。嘉祥提着礼品追着来到宁家,欣然因着宁母的原因不能喝嘉祥见面。嘉祥失望的回家,高母又劝着嘉祥离开欣然。而嘉祥却劝着高母和宁母和解,结果可想而知肯定是无果的。
  嘉祥回到医院,和宁父谈心,虽然宁父很理解嘉祥他俩,但因为高家是高母说了算,他就爱莫能助了。欣然和项洁雯谈心,发现项洁雯感情上有情况。洁雯下班后,就赶往餐厅赴安劲松的约。第二天洁雯和欣然在医院餐厅说着俩家的事,说道若高家能赔钱给宁家时,正好看到了嘉祥,就叫过来商量钱的问题。说到最后宁母来了,拒绝嘉祥的帮助,同时不让欣然再来上班了,拉着她就走。安劲松来医院看项洁雯,洁雯向安劲松诉说着朋友欣然的苦恼。
第3集
  安劲松听着洁雯的吐槽给她出了个主意,就是让洁雯搬出来住,这样既可以缓解洁雯和宁母的关系又可以和嘉祥偷偷在一块。洁雯听着觉得这主意不错就和嘉祥欣然商量去了。
  欣然回到家就和宁母吵了起来,坚决和嘉祥在一块。宁母则吵着说依着现在高家宁家的关系,就算欣然嫁过去肯定会受苦,肯定和高母处不好。俩人坚持己见,吵个不停,最后当然是不欢而散了。
  洁雯和嘉祥在安劲松的帮助下,暂时找了个房子,嘉祥拿着钥匙去看新居。洁雯则去找了欣然,问她能不能离开高嘉祥,结果很显然。当即洁雯就劝说让欣然准备和嘉祥“私奔”,欣然很吃惊,当听了洁雯的解释后,有点意动。
  欣然回到家,正好宁母买了条鱼回家说是给她做鱼吃,她兴高采烈的说着买鱼经历,说是如何如何的占了便宜,欣然听了很心酸,劝说宁母不要这样节省。
  嘉祥和洁雯在新居等着欣然可一直没消息,猜测可能是宁母绊着欣然不让她出门。最后洁雯决定亲自出马,表示自己坚决把欣然带出来。宁家,饭后宁母再次劝解着欣然。这时门铃响了,洁雯进来,说是有个大学室友回来了,想和欣然聚聚。宁母当即戳穿洁雯的谎话,要求若洁雯对欣然好就应该帮她离开高嘉祥,且坚决不让欣然出门。洁雯无法,只好离开了宁家。欣然和宁母则接着吵。高嘉祥给欣然打气,写信说“欣然,困难只是暂时的,幸福是永远的,我爱你,等我”。
  早上,宁母叫欣然起来吃早饭,可当到欣然房里时,不见她,房间也整整齐齐的。宁母对欣博大叫说欣然不见了。宁母当即跑到洁雯家寻找欣然,肯定无果。而欣然在新居里和嘉祥诉说着彼此的思念,说着甜蜜的情话。
  宁母回到家,又要出门找欣然,欣博拉着她问她去哪里,宁母立即吵吵他。宁母赶到人民医院见到高嘉祥,问他欣然在哪。嘉祥求着宁母,宁母不依,在医院吵吵起来还跑到高父病房吵起来。高母听到,爱面子的她当场炸了起来,和宁母掐起架来,最终院长出面,解散了两方人。高母不愤,立马去找欣然,高父赶紧叫嘉祥来,让他去三院拦高母。嘉祥听后很焦急,急忙跑去找欣然。
  高母到了三院,找人打听欣然。小护士让她到人力资源部问问。当宁母赶到那时,欣然正好在报到,宁母就跪下邱欣然放了嘉祥,离开她。欣然不依,宁母就在三院吵了起来,拉着欣然不让她走,让围观的人评评理。当嘉祥赶到时,看到人群中无助的欣然,焦急的破开人群,拉起高母让她回家,不顾高母在后面的叫喊,拉着欣然离开。离开三院后,欣然和嘉祥互相安慰着对方,给对方力量,给对方支持。
  宁母回到家,欣博劝着宁母,不让她到医院闹,说高母也去三院闹他姐了。宁母听后炸了起来,不依不饶,坚持明天接着去人民医院闹嘉祥。欣博无奈,找了洁雯打听欣然的下落。洁雯听了欣博的解释,拉着他去找欣然。嘉祥手捂着心口对欣然说“欣然,你永远在我心中,不放弃”。嘉祥回到家,高母劝着嘉祥。而另一面欣然也回到了宁家,宁母高兴地说,"欣然你回来了啊"。欣然竟自回了屋里,宁母则劝着欣然这段时间不要出门,让嘉祥死心。当即把欣然锁到了家里,不顾欣然的大声叫喊上班去了。
第4集
  嘉祥给宁家打电话,可电话响个不停就是没人接。转身看到了高母,高母坚持让嘉祥离开欣然,说他们命中注定是不能在一块的,还坚持说若嘉祥不听就不要再回家了。嘉祥打住高母的话,转身离开。
  欣博回家吃饭,问宁母欣然在哪,怎么不出来吃饭。接着就看到宁母走到柜子旁,拿起钥匙打开欣然的房间。欣博当即吵着宁母说她着行为时违法的。宁母不听,还吵着让欣博去告发她。
  欣博找了嘉祥、洁雯告诉他们欣然被宁母锁了起来。他们商量该怎么办。最后嘉祥说“只有一个办法了,破釜沉舟远走高飞”。洁雯,欣博看了看彼此,说了个词,“私奔”。
  欣博回到家,对欣然说着嘉祥的办法,商量着出国留学是不可能了,只有出国打工比较快。欣然决定暂时假装对宁母妥协,让宁母放松警惕,寻找机会出国,让欣博配合着她。晚上,宁母打开欣然的房门,让欣博叫欣然吃饭,心疼欣然一天都没吃饭了,欣博不理。不一会,欣然出来了,剧情吧原创剧情,宁母高兴地招呼她吃饭,饭桌上欣然假意妥协宁母,说自己不在和嘉祥联系了。宁母又高兴又不信。欣博则帮忙说高母介绍个条件比欣然好的女孩给嘉祥,嘉祥也去见了那女孩。宁母听了很高兴,不再怀疑。高家也是一样,嘉祥也假意妥协高母。但他们答应彼此不联系的条件就是,他们要出国。高母宁母当即反对,说是出国需要的钱不少。但他们坚持出国,还说钱自己想办法。宁母高母也妥协了。
  嘉祥欣然四人欢呼计划的成功,接着就各自想办法筹钱。欣博回到培训班,正准备拿钱时,合作者董欢正好从家赶了回来,吵着培训班钱的问题,欣博劝着董欢,最后当然是拿着钱走啦。最后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着出国了。
  高母舍不得嘉祥走,嘉祥劝着高母好好照顾高父。宁母来到欣博的培训班,感觉很冷清,问董欢怎么回事,董欢就开始抱怨起来,无意中说漏了欣然和嘉祥还在一块。宁母出了培训班,就用公话给人民医院打电话,打听高嘉祥。却听到高嘉祥也要出国的消息,随即又假装病人打电话去高家,确定了高嘉祥要出国。当即赶往家里。
  欣博和欣然拉着行李箱,准备出门,可想着宁母也要下班了就想等等宁母。同时也跪到宁父牌位前告别。当欣然要出门时,宁母正好赶到家里,当即锁了门,欣博询问时,给了他一巴掌,欣然回护,宁母也掌了她一巴掌,三人吵了起来。宁母扔了钥匙,边坐到凳子上边嚷着“走啊,滚啊”,欣然捡起钥匙要开门,宁母见了急忙站起来叫着欣然,突然晕倒。欣然欣博赶紧扶她躺下。而高家嘉祥也和高母告别,最终又问高母是不是真的不能接受欣然。高母立马劝嘉祥还是走吧,说他的决定是对的。
  宁母醒来见欣然没走,就说些丧气的话,哭着说欣然狠心。外面也雷声滚滚,电闪雷鸣。最后宁母又把怨气撒到了嘉祥身上,当即打电话到高家吵着高母。高母听了出来,嘉祥骗了她,也追出门去。
  宁母拿着宁父的遗像哭诉着欣然的狠心,欣然跪着求着宁母,无果。最后欣然狠心拿起钥匙准备走,宁母头撞上桌子又晕了,欣然大喊着宁母,又走不了了。
  嘉祥冒着大雨,拉着行李厢来到宁家楼下,不见欣然下楼,却等来了欣博。欣博劝着让嘉祥先走,说是高母宁母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他姐走不了了,他再不走就也走不了了。嘉祥不走,吵着要见欣然。嘉祥跪到了雨地里大哭着。
第5集
  天依旧的电闪雷鸣,大雨磅礴,并没有因为这对可怜的爱人而施予任何的怜悯。嘉祥朗朗跄跄的站了起来,抬头望着欣然的窗口,抹一把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正好欣然也来到了窗口,看着大雨中痛苦的嘉祥,隔着窗户大喊着“你走吧”。嘉祥隔着雨帘、窗户痴痴的望着窗户边痛哭的欣然,手捂心口,传递着着心底的坚持。欣博看着楼下的嘉祥,不忍心再次跑到楼下,劝说他赶紧离开,要不就来不及了。欣然看着固执不肯走的嘉祥,手捂嘴巴哭着离开了窗户。嘉祥也被欣博劝着推着,边走边回头,最终还是拉着行李箱离开了。欣然再次跑到窗户边痛哭着。宁母坐在床上愣愣的一动不动。
  高母来到医院向高父哭诉着,抱怨嘉祥骗了他,狠心离开了他们。高父替嘉祥辩解着,开导着高母。
  洁雯和安劲松在皇马骊宫楼盘转悠着,边走边聊。安见洁雯无精打采的,就猜测着原因,问是不是因为宁欣然的事烦恼。且趁机向洁雯表白了,洁雯听了张大嘴无声的说“爱情”,得到肯定回答后,低着头向前走说着“不好意思,我这辈子还没遇过让我心然怦动的爱情”。安没受打击,说着自己会努力的。并从洁雯的言语中听出她对欣然的依赖,希望见见传说中的欣然。
  欣然抱着熊熊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宁母进来也不理她。宁母说嘉祥已经出国了并抨击着嘉祥。欣然受不了就吵着宁母说自己伤心是因为自己的母亲阻止着自己的幸福,而宁母坚持自己是为了欣然好,双方坚持己见,不欢而散。
  培训班里,董欢领着学员按部就班的练舞,而学员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最后坚持等欣博回来再练。董欢就让大家休息下。休息室里,董欢喝着水,这时欣博有点气冲冲的进来,俩人因为董欢泄露私奔计划吵起来。最后欣博在学员面前跳着舞,好似用生命在演绎。
  医院里洁雯突然接到欣然的电话,才知道她没出国,就急忙想找她聊,结果电话被挂了。她匆忙出去找欣然,路遇安劲松急忙说下次再聊就走了。她跑到欣博那,第一次见辛博的舞蹈是那样的好,后向他打听欣然无果。
  欣然在马路上瞎逛着,无意中来到了第一次遇到嘉祥的饭馆,回忆涌入脑中。她和洁雯正吃着美食,突然被不远桌上的吵声吸引。原来是一对夫妻争吵,他们朋友在劝着。只听“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得”“法国人有句谚语说得好,第一老婆是对的;第二老婆总是对的;第三如果老婆错了,请按第一第二条执行”等等一番“老婆论”。正听着之间女方突然出门还晕倒在门口。嘉祥和欣然洁雯因为救治方法争吵起来。不想当她俩去医院实习时,带领她俩的就是嘉祥。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欣然和洁雯说着嘉祥的事,都已经四天了,嘉祥还没有消息,欣然很担心。之后几天嘉祥还是一直没消息,欣然一直忐忑不安。有天,欣博突然跑来给欣然说,嘉祥那趟航班出意外了,她啊的一声叫了起来,不想原来是一场梦。之后急急忙忙找报纸无果,又去打电话找欣博,洁雯还找人向高母打听,结果还是没消息。高家,高母拿着相册唠叨着嘉祥。而欣然因为宁母把所有证件都藏起来而毫无办法。
  洁雯和安劲松还是约会进行时。
  欣然吃饭时突然一阵恶心,宁母赶紧让她去医院检查,没想到怀孕了,欣然很激动,却更思念嘉祥了。欣然为避免宁母知道怀孕的事就住到了洁雯家。宁家吃饭时,欣博也知道欣然住到了洁雯家。欣然手抚着小腹,因担心着嘉祥,胃口一直不好,但又为了宝宝,强忍着不适吃饭。
第6集
  高母和高父焦急的四处找人打听嘉祥的消息,却一直无果。
  欣然低着头抚着宝宝,回忆着俩人曾经的甜蜜。这时门铃响了,宁母提着水果来看欣然了,无意中发现了欣然可能怀孕,就问是否是嘉祥的种,得到肯定答案时,就逼着欣然去打掉孩子。俩人又因为这件事争吵起来,欣然跪下哭着求宁母留下孩子。
  宁母找高母说欣然怀孕的事,俩人又吵了起来,高母讽刺着宁母说孩子是不是嘉祥的还不一定呢。宁母受了刺激,回家就又劝着欣然打掉孩子,欣然不依,宁母就“啪,啪”的扇着自己耳刮子,哭着说是自己不好,给宁家丢脸了。欣然抱着宁母阻止着她,说自己什么都答应她,俩人抱头痛哭。
  洁雯还是和安劲松约会着,走时给欣然带了披萨。到家后却看到茶几上带血的纸,担心欣然出事,急忙跑去医院。当赶到医院时,正好赶上轮到欣然做引产手术,阻止无效后又急急忙忙跑出去了。而宁母猜到洁雯去搬救兵,赶紧利用医院的电话,让欣博回家看看,说是出来的匆忙忘了锁门。洁雯跑到培训班当然扑了个空,又匆忙的赶往医院。不一会,欣然带着淡淡的笑出来了,洁雯诧异的上去为怎么回事。原来欣然有凝血功能障碍,妊娠十六周不能引产。洁雯激动的叫着“老天保佑”,又赶紧问欣然得的什么病严重不。
  宁母在宁父墓前哭诉着欣然得了什么血友病,让他保佑欣然,不要让她再受苦了。
  洁雯给欣然说着血友病应该注意着什么,不要让她担心,而欣然却担心病会遗传给孩子,洁雯开导着她。之后欣然在医院好好保胎,洁雯整天陪着她,开解她的心情。说着说着,欣然回忆着自己和嘉祥的一幕幕,想着俩人打羽毛球的开心日子。突然欣然感觉肚子阵痛,洁雯赶紧送她回病房。医生说羊水破了,得赶紧手术,可因为她是血友病携带者,可能会出现二选一的情况,宁母喊着保大。欣然忍着疼痛喊着保孩子,赶紧让洁雯拿纸笔她写下保证书,“如有紧急情况,确保孩子安全”,哭着再三的让宁母保住孩子。宁母赶紧去办手续,而欣然则写下了可能的遗书留给她的宝宝,并给宝宝取了名字,如果是男孩就叫高翔,愿他在人生的道路上展翅飞翔;如果是女孩就叫高琪,愿她像美玉般洁白无暇。且告诉它爸爸叫高嘉祥,让它长大后一定要找到他,且不要怪他。宁母欣博看着欣然的“遗书”痛哭不止。
  宁母和欣博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着,不一会听到孩子的哭声,可一直不见手术结束。而手术室里洁雯刚告诉欣然生了个男孩,欣然就晕了过去,医生赶紧召开紧急会议会诊。
  宁母见要给欣然的手术签字,晕了过去。醒来后,洁雯告诉她欣然血止住了,可还在重病室中昏迷不醒。洁雯一直在欣然身边诉说着三人曾今的曾今,希望欣然能听到她的话赶紧醒来。而欣然在梦中和嘉祥玩着捉迷藏,玩着玩着,嘉祥突然不见了,她边跑边叫着,突然摔倒了,就这样醒了过来。欣然赶紧问孩子怎么样了,得知孩子很健康。洁雯出来后告诉宁母欣博欣然醒了,脱离了危险期,让他们回去休息下。
  宁母回家后坐到沙发上想着事情,不一会就给高母打电话说她有孙子了,高母不认欣然的孩子,宁母就约她出来谈。
  宁母在婴儿室外徘徊,瞅机会想抱走孩子。欣然急着想看孩子,洁雯劝阻不了,就领她去看孩子。可到了婴儿室孩子不见了,洁雯赶紧去打听情况,才知道是宁母抱走了。欣然不顾刚手术后的身体,不理洁雯欣博的劝阻,一定要和他们一块寻找孩子。
  当他们到家时,只见宁母坐在沙发上,欣博去房间找孩子,宁母突然说,她为了欣然以后可以再嫁个好人家,和高母达成了协议,把孩子交给高母处理,不让欣然见孩子的面。
第7集
  欣然要去找高母,宁母不让她去,说高母不会让她见孩子的。原来宁母和高母达成了协议。宁母为了让欣然不做未婚妈妈,以后能够嫁个好人家,而高母为了嘉祥以后可以顺利再娶,她答应以2万块把孩子买来,条件是欣然以后不要再见那孩子。欣博他们听了宁母的说法,义愤填膺的骂宁母,宁母却坚持认为自己做的是为了欣然,为了整个宁家。欣然愣愣盯着宁母,眼中有着不可思议,她不知道宁母为什么要这样做。突然她大叫着“你还我的儿子”,哭着跑了出去。欣博洁雯赶紧追了出去。宁母只是捂着嘴哭个不停。
  高父吵着高母做事之前不和他商量,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竟然一人就这样做了。高母一听开始唠叨高父。正说着听到了敲门声,剧情吧原创剧情,俩人立马噤声,隔着门见是欣然她们,高母拉着高父不让他开门。欣博拍着门叫着高母,可一直没动静。由于开始听到了说话声,知道家里肯定有人。洁雯急了,就大叫着高母的做法是违法的。突然欣然跪着求高母,哭着还没见过孩子,说着说着晕了过去。高父听到了,赶紧开门让他们进来。
  他们问孩子的下落,高母说不知道。洁雯听了差点和高母吵起来。高父赶紧解释。原来高家坚持不认孩子,又害怕外面有人猜测是嘉祥,影响嘉祥声誉,就没把孩子抱家里。三人追问孩子下落,高母最终说把孩子直接扔在了满海路银行对面的大树下面。三人忍着伤心赶紧跑了出去。
  三人赶到地方,疯了似的找人就问。终于一位老伯说是见了个穿白衣服的乞丐抱着个孩子。欣然不顾洁雯和欣博的劝阻,又开始疯狂的找乞丐。可跑着跑着晕倒了。
  医院里,欣然醒了后就要起来接着找孩子,欣博赶紧说警察已经在全力寻找孩子了,听后欣然才又躺下去。宁母提着营养汤来看欣然,欣然用着有点仇恨的眼神盯着宁母。宁母哭诉着孩子可能和欣然无缘,让她多注意身体。欣然听后大叫着宁母就是为了不让她找到她的孩子,她现在也要让宁母见不着她,哭叫着让宁母走。宁母哭着离开了。宁母边走边哭,想着刚刚欣然大声的控诉,伤心不已。
  欣博来到培训班,董欢见了立马跑到他面前吵吵他不理培训班。而欣博还因为董欢当时的泄露心里不快。俩人吵了起来,不欢而散。
  欣博来到医院,欣然立马问孩子的消息。无果。她立即起来自己去找。大道上欣然漫无目的的找着白衣服乞丐,又差点晕倒,欣博赶紧扶她坐到一旁。
  欣博吃晚饭,带着宁母煲的汤来到医院,却不见欣然。立马和洁雯跑出来找她。他们看到立交桥上的欣然,赶紧跑去劝她回去。欣然不理,俩人只好依着她,一人打伞一人拿着吊瓶等在立交桥上。知道晚上,大雨不停,欣然晕倒三人才回去。
  洁雯守着欣然一步不离。不一会欣博带来了乞丐抱的是五月大的婴儿。欣然大哭不止。
  董欢知道了欣然的事向欣博道歉,俩人又商量着培训班的事。最后俩人因各自的追求不同再一次不欢而散。
  宁母哭着给欣然道歉,让她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欣然不理。洁雯来了劝着宁母离开。
  手抱鲜花,提着水果,穿着时尚的人来医院看欣然,到病房时不见人,而刚好又听到欣然可能跳楼,立马赶往楼顶。看着欣然想跳楼,立马叫欣然,欣然疑惑的回头,迟疑的叫着嘉祥,而男子稍一犹豫就应声来了。欣然奔过去哭诉着发生的一切。
  洁雯轰击着嘉祥的杳无音讯,嘉祥解释着。欣然听后抱着嘉祥痛哭。
  洁雯心情很好的和安劲松约会着。
  嘉祥到医院看望欣然,哄着她好好养病。欣然高兴地抱着他答应了。嘉祥迟疑的拍了拍欣然。
  宁母找高母索要孩子,俩人又吵了起来。
  欣博来到培训班,看到董欢高兴说可以好好打理培训班了,可董欢却提出了离开

详细剧情请看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5757103.htm#4

你在火车上遇到的最让你崩溃的事是什么?:

我攒下来的火车票,都快比我三个月的工资还多了,从自身经历来说,我在火车上遇到的最崩溃的事情无非有以下几项:

第一个那就是火车晚点,这个最头疼了有木有!说好的五个小时就到家呢?有一次因为下雨,而我们的火车走的铁道又是最破的,所以我们在火车上多呆了四个小时,本来晚上十点我就可以回到我温暖的小被窝了,结果呢?又冷又饿又困的待到了夜里两点,我的心是拔凉拔凉的啊。还有一次和朋友一起坐火车去北京,她是凌晨五点多到北京以后正好做六点半的从北京出发的车去学校,结果,天公不作美,我们到北京的火车愣是整整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完美,非常完美的错过了车,她就呆呆的坐在火车上,欲哭无泪。


第二个那就是春运了,这个包含了很多。春运的时候,人特别特别的多,尤其每个人都拿着大的行李箱,从车的一头走到另一头感觉会经历一个世纪的样子,走过去就是人生赢家。而这个时候,想上厕所怎么办?看着车厢里的茫茫人海,再看看厕所旁边排着的队,真想和自己说,争点气吧,憋到火车到站多好啊,在这里要提醒一句,想上厕所的,不要等到有了感觉再去,一定要未雨绸缪,提前到厕所边等着。然后最最崩溃的,就是在这个摩肩接踵的车厢里,乘务员还非要拉着小车从你身边挤过去,有的都快被挤到小车上了,我只想说,厉害了我的乘务员。

最后一个让我崩溃的就是车厢里的空调,要么不开,要开就冻死你,车内外两个世界,当然如果你的旁边坐了个奇葩,那,请自行脑补吧……

随着经济的发展,我想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选择火车,所以,且坐且珍惜吧。

  • 2016医改新挂号费多少

    iPhone6麦克风/送话器,时好时坏是怎么回事。之前发现用不了了,但重启: 苹果6送话故障很可能不是尾插问题。你录个音试试。如果录音正常,通话送话小或时有时无,可能是基带CPU等主板上的问题。不好修 ...

    214条评论 6243人喜欢 1146次阅读 851人点赞
  • 2016巨蟹座的贵人是谁

    苹果6手机 数据线官网149元(长度0.5米)。淘宝50元(1米),京东99元(1米)。买哪种好呢: 只是线的话就淘宝,要是带插头的话建议你官网,因为只有原装充电器对手机是最佳兼容的,除了原厂的以外,对手机寿命都有影响 ...

    821条评论 1865人喜欢 5929次阅读 559人点赞
  • 五大连池如何

    2345贷款王到审核完成是不是稳了: 审批额度是多少 ...

    776条评论 5190人喜欢 3720次阅读 578人点赞
  • l档是什么意思

    iPhone8p和iPhone6p数据线混了明显区别一个长一点点哪个是iPhone8p的?: 粗一点的就是,区别在于充电头。望采纳 ...

    831条评论 5284人喜欢 3599次阅读 996人点赞
  • 21周的胎动是怎样的

    苹果手机6主板坏了,换个主板多少钱: 换个主板比较不值得把,毕竟主板是整个手机最贵的,还不如买一把新的,。 ...

    521条评论 1476人喜欢 4532次阅读 334人点赞
  • 云边镇在哪

    苹果6PLus如何跳过激活锁: 如果ID是你的,通过邮箱找回密码。如果ID非你的,无解。网上说能解锁ID都是骗人,利用钓鱼网站(模仿Apple邮件发给对方),让丢失者误以为是官方邮件,登录进去获取密码。【千万别信,否则钱给了发现自己被骗】刷机也不行...

    599条评论 2946人喜欢 2841次阅读 200人点赞